赤峰体育频道

您的位置:赤峰体育频道 >> NBA

医道无双第三百六十五章花浴网络

时间:2020年09月24日

医道无双 第三百六十五章 花浴

银铃从窗口处探着头,两手撑着她的腮帮,静静地看着两个男人站在园子里点评这一个,谈着那一个,虽然他们生于不同的年代,用现代人的话说来他们之间应该有代沟,但是从他们的笑容上来看,似乎完全没有这样的一种现象。

罗昭阳那满身是土的装扮,如果不是因为他满身的伤,此刻的他与一个刚刚从地上干活回来人的没有两样,也是这样的一个样子,让银铃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也是在这一刻,她终于可以站在一个安全距离静静地看着罗昭阳的一频一笑。

当他的目光停在罗昭阳那两片有点性感,又有点诱人的嘴唇时,她的脸突然红了起来。

虽然此刻并没有人发现,但是她还是捂住了自己的脸,然后在心里暗暗地说道:“银铃,你怎么了?你没见过男人吗,怎么脸一下子就红了?”

而就在银铃摸着那混烫的脸频,正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罗昭阳却发现银铃那刚刚背过身子,看着那样的身影,罗昭阳的脑里突然闪过一些记忆,他突然觉得样的一个情景在他的记忆中曾经出现过,于是急促地喊道:“不许你,你给我站住。”

罗昭阳突然的惊叫,巴拉的目光马上也随着罗昭阳的目光转动,当他看着罗昭阳正盯着银铃的身影时,他不解地问道:“昭阳,怎么样了?”

“阿爸,你让她别动,我好像想起了点什么?”罗昭阳看着银铃的背影,努力地想着这样的一个背影曾经是谁的,但是那零零碎碎的记忆始终没有给他合成一个整体。

听着罗昭阳的话,巴拉不动了,就连他银铃也不动了,仿佛他们这样一动就会把罗昭阳给的记忆给赶走了一般。

三个人就那样静静地站着,当罗昭阳长长地缓了一口气,头很无奈地低下来后,巴拉的那一条紧张的神经线这才得以放松。

“怎么样?想起什么来了没有?”巴拉走过来,担心地问道。

听着巴拉又再和罗昭阳对起话来,银铃这才猛的转过身,很是好奇地问道:“怎么一个背影也能让你想起过去?那是谁的背影?”

“不知道,我想不起来,我不知道那是谁的,也许是刘茹欣的,也许是……,是……”罗昭阳想多说一个名字,但是此刻在他的脑海里,他想不出更多女人的名字。

“好了,别想了,这事情不能强来了,你看你现在一身的泥,洗洗,然后睡上了一觉,说不定就记起来了。”巴拉看着罗昭阳因为想不起那一部份的记忆而正猛抓着头发,他马上走过来安慰着,现在罗昭阳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身体给养好,毕竟他还没有完全忘记,他还能记起他是清开的人,如果实在不行,到时候他还可以带着他一起回清开,到时候所有的一切便可以了解清楚。

“对呀,我阿爸配有一种特别的花浴,也许对你有好处也不定。”银铃走过来,神神秘秘地对罗昭阳说道,而她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期待,似乎她口中的花浴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一样。

“臭丫头,就想着把阿爸的好东西送人。”听着银铃那样说,巴拉把脸一拉,不高兴地吩咐着,对于银铃透露的这一个消息,似乎是怕别人抢了他的宝贝。

看着巴拉的紧张,罗昭阳对于银铃口中的这一个花浴产生一兴趣,他记得自己小时候,爷爷就老是让他泡药浴,所以他从花浴的这一个名词中猜想着是不是配上花来泡浴的意思。

“阿爸,那东西留着你也没什么用,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白老鼠,你就不试验一下。”银铃抛下这样的一句话,笑着向屋后面走去。

听着银铃抛下这样的一句话,罗昭阳不由得担心了起来,复旦大学跃居第3;武汉大学位居第4;中国人民大学攀升至第5;浙江大学名列第6;上海交通大学位列第7;南京大学位居第8;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勇闯十强先不说他不知道这一个所谓的花浴到底是什么,就是连它有什么功效也是一无所知,而白老鼠这一个词让他有一种任人宰割的感觉。

“就你多话,记得把水给我烧开,千万别兑冷水。”看着银铃往后面的厨房走去,巴拉拉开了嗓子,大声地交待着。

“这花浴到底是……”罗昭阳终于忍不住问道,他很想知道如果水开了不兑冷水,那跟杀猪有什么区别。

“这我可要卖个关子,等一下你就知道,我现在去给你拿一套我的衣服,希望你别介意。”巴拉打量了一下罗昭阳的身段,然后说道。

虽然罗昭阳的身段要比巴拉瘦上一圈,肩宽也没有那么大,但是他们有着同一样的身高,所以巴拉觉得罗昭阳应该能穿自己的衣服。

看着同样勿勿离开的巴拉,罗昭阳想多问两句也没有机会,他现在只能等待着,等待着巴拉的一切安排,那怕是他将自己架上那砧板上,他也只能认命。

罗昭阳看着再也没有人理会自己,他这才想起自己是不是应该洗把脸,她让自己清醒清醒。

当他梳洗完毕后,巴拉一手拿着衣服,一边扶着罗昭阳慢慢地往屋外面走去。

绕过了房子,后面一片空旷,而一片空旷的地方,一个独立的小屋让罗昭阳很是好奇。

随着屋子的门“吱唔”的一声响起,房门被推开了里,刚刚从外面看着这一个屋子与普通的茅屋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当走到门口,看着里面的一切时,他这才发现原来里面还别有洞天。

屋子的四周就一个密屋一样,就边一扇窗也没有,屋子的四周,一块块大大的木板成了四面墙最主要的组成部份,板与板之间的缝修被得天衣无缝,仿佛这就是一个从雕出来的房子一样。

房顶上,一根竹制的水管通过接驳,直接引入一个大大的木桶之中。

“阿爸,一切准备好了,现在是不是放水?”银铃兴冲冲地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罗昭阳后,她的眉毛上挑了一下后说道。

“等一下等,帮忙把他的衣服给脱了先,他这满身的泥,洗洗再泡。”巴拉把一个水瓢递给了银铃,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我帮他洗?”看回复率达98.9%.  2014年着巴拉递过来的水瓢,银铃有点不相信地问道。

罗昭阳是一个男人,而她是一个女生,这一点他阿爸应该十分清楚,而当她转目光转向罗昭阳时,她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我都这样了,你不会认为我还能自己脱衣服洗澡吧。”罗昭阳得意地说道,虽然他对银铃没有非份之想,但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巴拉如此的大方,让他和银铃一起洗鸳鸯浴。

“要洗不洗我。”银铃看着罗昭阳那带着一种狼性的目光,她将瓢对着罗昭阳一扔,大步在追向巴拉。

那被罗昭阳躲过的瓢在地上滚动着,看着银铃那离开的身影,罗昭阳自言自语地说:“你想看我的身子,我还不愿意呢。”

罗昭阳用脚门这一间看似浴室的门给推了回去,当门关上后,罗昭阳发现这一个地方已经成了一个小黑屋,如果不是门缝处有着一点点的光线照进来,他还真是无法看清楚这里面的一切。

但也是这样的黑暗,反倒让罗昭阳觉得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泡澡更加安全,起码不会被别人看到。

身上那一件衣服可能是巴拉为了方便给他疗伤,所以已经剪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所以当罗昭阳用力将他身上的衣服一拉一扯,衣服就已经成一了条条布条,比起他解扣子要快捷很多。

而就在罗昭阳把身上的衣服全部给解除时,屋里面突然传来水声,随着那水声的出现,一股暖暖的水气马上向他逼来。

“阿爸,我还没好呢?”罗昭阳从那滚烫的水气可以感觉到那水的温度,此刻他又想起了刚刚巴拉提醒银铃的话,他开始明白热水不兑冷水是有原因的。

罗昭阳的话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听着热水流进来的声音,罗昭阳将背紧紧地贴在好些木板的,躲避着被开水烫到的可能。

听着安静的外面,罗昭阳在心里暗暗地想着:“不对,这花浴不应该是这样洗的,我得去问清楚才行,要不然等一下不被烫死,也要脱一层皮。”

想到这里,罗昭阳马上转身,快速地拉开门,也就在他将门拉开的一瞬间,他发现银铃正端在他的面前,而他那躲在幽幽草丛中的小弟弟正好对着她。

“啊!你干什么?”蹲在地上的银铃尖叫了起来,虽然对于罗昭阳那样的器官她也曾经在医书上看到过,但是却没有如此近距离,如此真实地看过,此刻她那两只眼睛除了闭上,已经没有地方可以放。

“啊,你怎么在这里?”罗昭阳一手将自己那重要的部位给捂住,迅速退了两步,把身子又再隐入了那屋子之中。

他之所以光着身子走出来,是因为刚刚他听着外面并没有回应,也以为外面没有人,所以他想着推开门再看清楚一占这屋子里面的布置,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银铃竟然蹲在门口。

吉首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千里送药物,“疫”重情更重:太极集团携手海外经销商无偿捐赠印尼一批中成药
大庆哪里治疗白癜风效果好